二次元IP热的背后 国产还有哪些坎

IP在二次元文化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在日本,ACGN四个领域以IP的形式相互贯通,再以IP的名义各自聚齐其大量二次元拥趸,进而催生出产业下游繁复的衍生产物,如演唱会、周边、同人本等。这种闭环的产业链条,无疑是日本二次元经济发展壮大的保障。

但在中国,这样的链条并不存在。

当二次元经济开始席卷中国市场,无奈的中国企业却大多只能选择从购买海外IP入手。购买者甚巨,IP的价格也相应水涨船高。然而,谁都明白,没有造血能力的产业不健康,也不会持久;而当前的这种IP热,顶多只能说是虚热。

行业需要破局者,去年火热的《大圣归来》算得上半个。曙光下,以奥飞动漫为代表的国内厂商也开始越来越多的接入IP制造端。不过,面对残缺的产业链和纠结的受众群体,这条路并不好走。

泡沫频现,破灭已在路上?

在去年年初流传的一份手游IP报价中,日漫IP大多是百万元级别,个别热门题材则达到了千万元,即便是一些冷门番的报价,也大多在百万左右。

然而,这份报价早已成为过去时。有匿名行业人士透露,与网传的报价不同,二次元IP在经历过一阵热潮后,总体上进入了一个不温不火的阶段,“主要是能验证IP价值的案例实在太少了,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

事实上,由于缺乏对二次元人群的认知,第一批日漫IP的衍生游戏基本全部折戟。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陈悦天告诉记者,虽然相关公司看重二次元IP的思路没有错,但挑选的标准却错了,“到底什么才是好IP,到底什么样的IP才会有转化,很多公司都没有想清楚”。

个中缘由,除了核心二次元群体刁钻的口味,其深层原因可能还来自于中日两国的文化差异。

皮皮互娱创始人杨光认为,日产IP不少都是以“中二”题材为核心,并且这类题材在日本二次元经济中可谓是全年龄通杀,但这类题材照搬到中国,能带来的商业价值就较为有限。

这主要由于能带来更大商业价值的泛二次元群体不可能总是接受“中二”类IP。杨光说,中国一个省的人口可能就和日本差不多,这种多元化的文化会带来更加多样化的口味,只做日漫IP,会把市场规模禁锢住。

即便回到产业本身,作为产业链源头的IP如果依旧留在海外,也有可能让IP后端的产业产生沟通不畅、决策滞后等问题。

但引进日本IP及其相应的作品并非毫无意义。陈悦天说,国内的很多平台依旧需要头部内容保量,引入一些海外版权内容,自然会将用户吸引到平台,也有可能将其进一步导入到国漫IP上。

只是,如若要做更长远的打算,还是需要国内企业自建IP来驱动整个产业链。

什么才算好IP?

但真正自己做IP时,很多国内企业却发现自己并不擅长。

即便是《十万个冷笑话》这类在商业上已经取得初步成功的动画“IP”,在很多业内人士眼中也差些火候。杨光说,“十冷”的特色在于新颖的表现手法,但对比日本二次元文化中的IP,其持续期不甚理想。

童石网络CEO王君则表示,“十冷”更多应该算一种相对成功的网生剧“品牌”,而非“IP”。真正的IP理应具有以下三个特点:

1、具有典型的人物形象和表现形式;

2、有好的故事,并且需要有完整的世界观,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观可以扩展;

3、支撑起全系列的线索和核心价值观。

套用这三个特点,我们可以发现,国内的二次元IP,很多都只是停留在第一点,作品的好和坏也大多在于第一点做的好坏上。诸如近期上映的《小门神》,在第一点上已经颇为出色,但由于缺乏故事性,也使得其IP打造效果不尽人意。

即便满足以上特点,IP也有好坏之分。陈悦天认为,如果没有高频的更新,以及稳定的受众人群,IP同样不能称作是好IP。事实上,从商业角度考虑,IP最重要的是要有大量用户持续为其买单,没有建立起用户群的IP就无法触及后端消费层;IP本身缺乏扩展性,则让IP的“持续性”大打折扣。

以日本知名的二次元IP“东方Project”为例。其IP的源头表现形式在于东方系列游戏,游戏中具备诸多性格迥异的人物形象,“幻想乡”的世界观也颇为宏大且具备扩展性,此后在同人本、同人动画、同人音乐等多个层面作品的扩展下,设定愈加丰富,并形成了多个支线故事以及相应价值观。

虽然作者在作品更新上谈不上高频,但同人产业的介入间接帮助其完成了高频更新,从而建立了稳定的用户群体。

由此可见,IP的前两点是当前IP作为单个“作品”能火起来的最重要两个因素—-故事和形象做起来了,后续其实有诸多方法对IP的其他因素进行补全,使“作品”真正成为“IP”。这两点也是当前国内二次元作品需要重点着力的方向。

打造IP还有哪些坎?

最为重要的是,即便明确了IP的特点,如何将IP实现出来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最大的问题来自于产业成熟度。由于整个产业链尚未完全构建,动画、电视剧、真人秀、电影等各种二次元承载形式也尚未打通。事实上,从以往的规律看,IP从一种载体上诞生后,仍需要通过其他载体加以巩固并验证,缺乏流动性将会大大降低IP成功的几率。

杨光认为,做二次元IP需要强调“跨媒介”的生态概念,将各种载体形式连好扣,才能真正获得多赢。但这一点显然需要各个“扣”发展起来,现在二次元产业链没起来,也是因为围绕二次元的电影、漫画等都还较为初等。

其中,作为二次元文化最重要的载体之一,动画更是在国内处于较为尴尬的地位。

奥飞动漫首席战略官李斌告诉记者,中国并非没有动画的底子,此前日本动画有不少都由中国外包团队参与制作,以至于中国现在的动画工作室有几千个;但在这其中,真正有能力打造精品的工作室很少,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动画作品的出品质量和速度。虽然奥飞自建了上十个工作室,但其产能依旧跟不上战略规划。

不过,由于产业公司一直在强调泛二次元概念,动画在这之中可能也会被直接绕过去。

据了解,此前奥飞动漫已经成立了奥飞影业和妖气影业,将来将试图把有妖气平台的漫画IP甚至有可能直接孵化成后续的电影、网剧;童石网络也表示,今年将启动3部网剧、7部电影的制作,每个都会是单独的IP。

这种淡化“动画”阶段的做法,愈加让泛二次元IP远离核心二次元群体,而更加贴近其他影像表现形式。但从商业价值上看,的确实现了更广的覆盖,只是牺牲了核心二次元群体强付费性的特点。

王君表示,无论如何,国产IP的打造都还在不断尝试中,大概还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酝酿。“到2017年,国产IP可能就会迎来一阵爆发潮,而如今的这些二次元作品,都是在为爆发期打前奏”,他强调。

而作为IP的土壤,二次元受众们可能也需要在这两年间培养出对国产IP的信心,这一点同样不是一件简单事。

about author

admin

3613885717@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